黄金女王sm
地区:渝中区
  提问作者:林镇宇
  时间:2022-12-09 04:01:28
为什么说黄金女王sm?
精彩回答
文在寅“遗计”坑死尹锡悦?。。。。

大家好,我是乌鸦。

最近,韩国的警察们和自家政府干了个热火朝天。

先是全国的派出所所长们串联开会,反对尹锡悦政权新设的警察局。结果带头串联的柳三永警官被尹锡悦政府停职。


网络图

尹锡悦方面还恐吓称,警察串联开会反对政府,这简直就是全斗焕式的军事政变。警察们一听气炸了肺,又要召开全警大会声讨政府。

话说韩国的阿sir们为什么对尹锡悦政府有这么大的意见?这个新设的警察局又是什么东西呢?

起因得从文在寅的检察改革说起。大家知道韩国的检察官权力很大,独占起诉权和调查指挥权,韩国警察查什么案子,怎么查,什么时候停止调查,这些事儿都得听检察官的。

而文在寅自执政伊始,便把推行检察改革作为政府的重要承诺,其中的核心,就是将检察的起诉权和警察的搜查权分离,让警察有更多的调查自主权。

这样的改革内容自然受到警方的热烈欢迎。无奈文统御极五年,房价高企,人事大乱,友党反目,终于被自己亲手提拔的前检察总长尹锡悦在夺下2022年总统大位,韩民主党所期盼的50年铁桶江山变为笑柄。

但政权的交替,不但没有击垮民主党检察改革的信心,反而加剧了推动改革的紧迫性。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韩国政坛的一大特色就是报复,一旦政权轮替,新政权立刻就会开始对卸任者进行报复性调查。而报复性调查的执行者,就是检察官们。


网络图

对于文在寅政权来说,他们与检察官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执政5年中又恶整过保守派,如果等到政权正式轮替,尹锡悦作为检察官和保守派的代表上台,肯定要报复文在寅和他的一班亲信。

于是,从3月份尹锡悦赢得大选到5月份文在寅正式交班之前,民主党全党上下团结一致,强行通过了将检察的起诉权与警察的调查权完全剥离的“检搜完剥”法案,正式完成了检察改革。

但作为检察官的代表,尹锡悦又怎么能甘愿接受这样的现实呢?更何况尹锡悦因为缺乏政治班底,他在正式就任总统之后,任命的大部分秘书官和内阁部长,也都是检察官。

为了夺回对警察的控制权,尹锡悦政权增设了一个警察局,把警察厅的独立地位取消,把全国的警察重新管起来。

而韩国阿sir们当然不愿意接受这个局面,原先没有权力的时候还可以忍,现在刚刚有了一点儿权力,检察官们又要收回去,就不能忍了。

这才引发了“警察乱局”。

当然,其实韩国警察和检察之间的斗争由来已久,目前尽管双方都张牙舞爪,但与历史上的纠葛相比,可能还只能算小意思……

1

韩国检察官的权势起源于朝鲜王朝末期,开化派主导的改革中,由日本控制的检事局就垄断了起诉权,势力非常大。在日本1910年吞并朝鲜半岛之后,这一状况也就维持了下来。

日本殖民年代的韩国巡警则受到日本宪兵控制,负责镇压独立运动,且贪污腐败严重,形象也极为糟糕。

当时还谈不上有什么检察与警察的矛盾,双方在政治上的话语权都不强,都是给日本人当狗腿子的,没有什么谁看不起谁的问题。

但在日本人被打跑之后,形势立刻发生了变化。


网络图

美国人缺乏改造韩国社会的兴趣,对日本殖民体制萧规曹随,垄断起诉权和调查权的检察系统就此沿革了下来。

而且韩国检察官们受过良好的教育,通晓英文,可以和美军顺畅合作;出身下层的巡警们无法和美国人沟通,在鼎革更张之际的权力分配中,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警察们的愤愤不平被一个人很好地利用了。

他就是李承晚。


网络图

李博士在经济、政治、民生福祉、军事等方面,可谓是样样稀松,就这么说吧,只要是和治国有关系的东西,李博士是啥也不会。

但是李承晚在一点上是非常精明的,那就是在怎么恶心人这方面,如果他说自己在韩国现代历史上排第二,估计只有全斗焕敢自称第一。

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基础,李承晚不断在国内掀起反共狂潮。而执行这种病态的反动政策无疑需要人手,李承晚选择了警察和北方失地地主作为自己的爪牙。

失地南逃的地主不用多想,这些人恨死了金日成,巴不得李承晚带他们打回老家夺回土地;警察则因为在建国时没分到蛋糕,这会儿总统冲他们摇橄榄枝要合作,他们当然十分上赶子。

就这样,警察靠着李承晚的支持,在全国范围内作威作福。而检察一方由于和美国人合作得太好,总被李承晚怀疑,害怕这些人勾结美国取他而代之。

没办法,狗腿子奴才的思路就是这么难以捉摸。

当时,检方手握搜查指挥权,但指挥不动警察,只要检警之间的矛盾一闹大,警方就向李承晚告状,大统领当然袒护警方,检方只能吃哑巴亏。

由于警方在日殖时期有许多罪行,韩国光复之后总有人出手揭发这些警察。有检察官想要逮捕相关警察,竟然没人执行命令,最后事情闹到李承晚那里,那名检察官还被撤职了……


网络图

长此以往,警察哪还把检察官放在眼里啊。

1948年10月,丽水顺天事件爆发,南朝鲜劳动党籍的军人发动起义,2天之内控制丽水全邑。当地的武装警察不敢直面起义军,却在未发生起义的村镇大肆抓捕所谓“通共赤匪”,甚至开枪射杀平民。

当地检察官朴赞吉听说之后,火速赶往现场,希望约束警察行为。这位检察官毕业于崇实大学,还曾赴日本留学,年仅38岁便担任了光州地方检察厅顺天分院副检察长,堪称一时之选。


网络图

但自认为手握搜查指挥权的朴检察官,忽视了警方的跋扈。射杀平民一事案情清晰明白,朴赞吉便下令逮捕涉事警官。

万万没想到的是,听到自己要被逮捕,这名警官根本不服从命令,反而带人直奔朴赞吉住处而去,准备把检察官抓起来。

这可把朴检事吓了个够呛,赶紧找了朋友家躲起来。他连屋子里都不敢待,只敢躲在柴火堆里。

而且更吓人的是,当天晚上起义军打进了城。对于朴检察来说,守城方要抓他,攻城方也要抓他,这属实是两头堵了。

2天之后,起义军被击退,朴检察被同事接了出来。然而那名射杀平民的警官还没被起义军打死。整个警队都因为战斗杀红了眼,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始在城里杀人。

警察在顺天北小学外拦截了朴检察,说他是南朝鲜劳动党,上来就是一顿暴打。

朴检察官的妻子向在场的国会议员求救,那位议员向警方抗议,也遭暴打。

周围一位美国传教士看到之后急忙上前劝阻,他说朴检察官是我的朋友,是个虔诚的基督徒,绝不是共产主义者。

得亏他是一位洋人,警察没敢打他,但也没把他当回事儿,直接把朴检察和那位国会议员带走了。第二天就以“通匪”的罪名,把这两个人都枪毙了……

这还不算完,余怒未消的警察竟然还冲到朴检察官的家里,把他老爹也给打死了。

检察官敢查警察?杀你全家!

从这一时期韩国警检之间的斗争中可以看出,法律其实并不重要。尽管检察官拥有搜查指挥权,名义上可以指挥警察,但有着独裁政权支持的警方完全无视检察官的权力,甚至出现这种一怒之下杀检察全家的事情。

后世的韩国检警矛盾其实也都大同小异,法律看似重要,实际上却意义不大,双方的斗争实际上是政治权力的斗争。

吃着李承晚福利的韩国警察潇洒了十几年,有总统护着那是什么劲头?贪污腐败、欺男霸女都成了常事。检察官?那是什么牛马,敢来管警察大爷的事儿?

2

但是这种好日子总有到头的一天。1960年,4·19革命爆发,韩国人民揭竿为旗,斩木为兵,和李承晚政府展开了殊死搏斗。得到李承晚重用的警察部队悍然开枪,但此时反李大潮已经势不可挡。


网络图

李承晚仓皇下野,第二共和国建立。一年后的5月16日,陆军少将朴正熙又发动五·一六军事政变,推翻第二共和国张勉政权,韩国当代史的强人时代拉开序幕。

此时,由于常年的贪污腐败和镇压民主运动,警察在韩国人心目中的形象已经非常糟糕。而检察官们则正好相反,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体面大学生十分受社会尊敬,走到哪里都会被尊称为“令监大人”(영감님,今天这话等于骂人,到了韩国可千万别学)。

朴正熙新政权刚刚开张,当然要做几件让民心大快的事情,其中就有拿警察开刀,并抬高检察地位。


网络图

朴咔咔先是把4·19运动时向民众开枪的警察抓起来枪毙,又让检察官队伍带头,以军法执行队为依托,全面清算了第一共和国时期警队的腐败问题。被警察压了十几年的检察官们可算出了一口恶气,把警队一顿好查。

一时之间,韩国警察人人噤若寒蝉。

经过这种严厉整肃,韩国警察被检察官完全压了回去,法律所规定的检方的搜查指挥权,终于落到了实处。

没有朴正熙的雷霆手段,法律的规定,根本就是个P。


网络图

在朴正熙执掌韩国大权的18年里,检察官开始逐步夯实自己的权力,通过对警方调查的全面参与和指挥,确立了自己对于搜查权的垄断,再加上检察官本来就独享的起诉权,任何刑事案件都成为了检察官唱主角,警察唱配角。

尽管在政治上韩国高层被军队出身的将领所支配,但在法律领域,检察官们建立了自己的霸权。

哪怕在朴正熙遇刺身亡,第五共和国建立之后,检方对于警察的压制也没有丝毫改变。甚至在第六共和国首任总统卢泰愚时期,检察官一举突破了法律领域,在全社会范围内攫取了更大的权力。

然而,失衡和无节制的权力结构下,韩国检察官们的腐败和堕落比昔年的警察们还要吓人。

1990年,卢泰愚发布“要与犯罪和暴力进行战争”的10·13特别宣言,向当时社会上广泛存在的黑社会组织出了重拳。

当然我们都知道,这种组织是极难消灭干净的,所以许多负责扫黑的韩国检察官实际上是拉一派打一派,将黑社会培养成了自己的爪牙。

当时的韩国黑社会都和政党有很强的联系,因为各个政党之间会发动暴力行动冲击其他党的集会,黑社会是他们很好的伙伴,无论执政党还是在野的民主派,都有这样的历史。

当这些黑社会被检察官收在麾下,检察官的政治影响力陡增。原本就垄断刑事调查和诉讼的检察官们,这一下子成为了政治上举足轻重的势力。


网络图

在整个第六共和国时期,检察官们在政权更迭之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国家公器变为政治投机的工具,帮助政治家清算前任,将无数昔日大佬送进监狱。尤其是通过政治调查,逼死前总统卢武铉,堪称检察官参与政治的巅峰之作。

韩国也就此赢得了一个外号:检察官之国。

2012年,首尔高等检察院检察官金光俊被曝光曾收受维珍集团刘顺泰的贿赂超过6亿韩元。


网络图

据悉,金检察官当时对维珍集团的彩票围标案、秘密资金案等进行了调查,维珍集团为了隐藏罪行给他提供了贿赂。

这等检方丑闻,警方岂能不查。首尔警察厅率先启动调查,约见了不少涉事人士。

但警察的调查很快被护短的检方所干预。

警察申请对金检察官的实名账户进行扣押,但由于检方掌握着搜查指挥权,对于警方的申请,检察方面竟然装看不见。

警方表示:“充分具备了可以证明嫌疑的资料后申请了令状,不知为什么没有回应。”但检方就是说:“因为未能提交涉嫌事件和强制处分所需的理由,因此没有具备基本条件。”

而当警方准备申请令状搜查维珍集团时,检方又玩了个消失。

这吃相,简直太难看了。

但是,嚣张的检察官们没有注意到,他们给自己挖的坑正越变越大。

韩国社会在1960年代之所以接受朴正熙抬检察压警察的做法,是因为警察在过去严重的腐败与残暴行径犯了众怒,而检察官形象相对更好。但此后数十年中,检察官队伍的贪婪让民众更为恐惧。

不但民心在变化,政治圈的心也起了变化。

乌鸦之前曾经介绍过,韩国民主党的主要政治人,大多曾是80年代的学生运动家。这些青年时代笃信暴力革命的左派,当年的日常工作就是在街头拿着燃烧瓶和钢筋与警察搏斗,被捕之后则在法庭之上与检察官交锋。


网络图

80年代的韩国检察官们为了讨好政权,动辄以危害国家保安法的罪名起诉这些学生领袖,导致双方结下深怨。虽然这些运动家与警察关系也不怎么好,但是检察官助纣为虐的样子更让他们讨厌。

民主化之后,当年的学运人转身成为政客,了解到民心对于检察官的反感之后,当然要利用这阵民心,报一报当年的旧恨。

受检方气的警察则成为了他们的天然盟友。


网络图

自从金大中时代开始,民主党内就有了分割检察公诉权与警察调查权的声音。而在卢武铉时代,随着地方自治的推动,地方警察系统内部成立了警察自治委员会,让警方的行动不再只受上级和检察的指挥,地方政府也可以发挥影响,警察的独立性增强了。

正是因为警察与民主党存在默契,我们才能看到在2016年的烛光革命中,首都警察根本不听朴槿惠政府的镇压命令,任由百万市民在光化门广场集会,警察只在外围看戏。


网络图

而因烛光革命上台的文在寅政府自然对警方投桃报李,在法检改革中,将原来属于检察和情报机构的许多调查权,一次性转让给了警方,并且给了警方终止调查的权力。这等于将起诉权的一部分也分割给了警察,因为如果警察调查认为证据不足,无法移交,检察方面也就不能起诉。

在文在寅执政时期,尽管检察官仍然拥有搜查指挥权,但是失去了权力支持的检察官们基本无法像原来一样控制警察了。

而如前文所言,文在寅在执政最后几天强行通过“检搜完剥”法案,彻底剥夺了检察官的搜查指挥权,也就引发了这次韩国大规模的“警乱”。


文在寅

从韩国检警互斗的历史上看,政治权力的更迭与民心的变幻,才是这场战争的焦点。如今也是如此,其实检警双方并无什么进步、保守之别,但却出现了泾渭分明的双头体制格局——检察官依靠保守派掌控了政权,警察则投靠了控制国会的民主党。

一切只是韩国对立严重的党争的延展而已,而一旦依附了党派间的政治斗争,沦为其打手和工具,那么无论是检察官还是警察,又怎可能是为人民服务的呢。

参考资料:

oh my news:时隔72年发现“朴赞吉案”调查记录
杨虔豪:文在寅政府的权力机关改革
NAVER博主“常识”:检警冲突的历史

6404次预览
568人已点赞
2219人已收藏
知名博主
王涵阳
易珮如
林惠婷
最新回答(546+)

李尧佳

发表于7分钟前

回复 皇甫芳仪 :  路透社称,据知情人士透露,上述两人希望最早于下周将该法案提交参议院。不过,报道称,据一位熟悉该法案的美国官员透露,该法案中的一些内容令拜登政府和美国务院感到不安,他们担心,该法案可能会“激怒”中国。


连凯琳

发表于9分钟前

回复 赖振玮 :  据中国天气网气象分析师石妍介绍,近两天冷空气主要影响西北地区和内蒙古等地,不少地方降温4-8℃,局地超10℃。12日降温范围最大,东北大部、华北东部、江汉、江淮西部等地普遍降温6-10℃,局地10-15℃。13日西南地区东部和江南一带也将加入降温的行列。


李平杰

发表于8分钟前

回复 黄建华 :  2017年10月10日,武汉俱乐部宣布李铁担任总经理兼体育总监。2017年11月16日,又宣布,任命李铁担任主教练。这意味李铁同时担任俱乐部总经理、体育总监、主教练职务。


类型问题
黄金女王sm
相关资讯
热度
37920421
点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