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色夫人2018
地区:西安市
  提问作者:蔡志行
  时间:2023-02-05 03:21:14
为什么说魅色夫人2018?
精彩回答
俄军的报复性攻击,会是它?。。。。

连接俄罗斯塔曼半岛和克里米亚的克里米亚大桥8日发生剧烈爆炸后,俄罗斯将怎么做?统一俄罗斯党主席梅德韦杰夫今年7月曾警告说,如果克里米亚遭到攻击,“审判日将非常迅速且猛烈地到来”——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看到俄罗斯要动用核武器进行报复的迹象。



克里米亚大桥爆炸后的卫星照片

但在“北溪”管道“大概率是被炸”、克里米亚大桥爆炸等一连串与俄罗斯利益密切相关的基础设施遭到破坏之后,俄罗斯恐怕不会忍下这口气。得注意的是,俄罗斯媒体已经出现针锋相对地要求对乌军后勤供应线发动报复性攻击的呼声。



俄媒建议对乌克兰交通基础设施实施打击

俄罗斯《自由媒体》网站9日称,在克里米亚大桥爆炸事件后,俄罗斯必须立即做出反应:有必要对乌克兰的整个交通基础设施进行联合打击,以彻底瘫痪乌克兰东部的乌军供应线。



英国媒体称俄军是从黑海军舰上发射的“口径”巡航导弹攻击乌克兰西部利沃夫州的铁路隧道

在俄乌冲突前期,俄军也曾照搬美国的做法,利用空中战机、远程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对乌克兰的类似目标进行过轰炸,例如在黑海方向成功切断乌军的海上补给线;发射“口径”巡航导弹攻击乌克兰西部利沃夫州的铁路隧道,这里是西方援助乌克兰重武器的主要通道之一。西方一度非常担心,俄军将切断北约向乌克兰提供军援的陆地和空中通道。

但奇怪的是,此后俄军并没有继续削弱乌军的后勤补给,将打击重点转向了摧毁乌克兰的国防工业设施,大批苏联时代遗留的军工企业化为废墟。虽然此举的确在一定时间内导致乌军基本丧失对重装备的维护能力,但随着此后乌军源源不断地接收西方武器,失去本土国防工业能力在短时间内并没有对乌克兰构成太大影响。

与此同时,大批西方援助的单兵导弹等武器直接利用大型运输机运送到基辅等地机场,再转用铁路和公路送往前线;坦克和自行火炮等重型装备则从波兰等国通过铁路运输——而拥有空中优势的俄军却对此坐视不理。

对于为何俄军没有持续对乌军的后勤补给线实施打击,西方认为是俄军远程打击能力和情报获取能力不足,而俄罗斯方面的部分解释是“不愿摧毁这些民用设施”——到目前为止,俄军打击的主要目标仍集中在燃料库等明显属于军用的设施。据称,当前俄军最近在一系列精确打击中摧毁了克里沃罗格、哈尔科夫、楚格夫、尼科波尔、克拉马托尔斯克、卡尔波夫斯基、戈利齐诺沃、古利亚波尔和其他定居点附近的燃料储存设施,导致乌军前线部队出现严重的燃料短缺。





安东诺夫斯基大桥遭到反复攻击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乌克兰政府虽然没有明确承认克里米亚大桥与之有关,但在此前的一系列行动中,早就重点瞄准了可能被利用的那些基础设施。例如俄军占领的赫尔松位于第聂伯河西岸,俄军运输车队需要跨河才能将大批物资运往前线驻军,因此乌军频繁对河上的大桥和紧急修建的浮桥发动打击。尤其是赫尔松附近最为重要的安东诺夫斯基大桥和新卡科夫卡大桥,乌军从7月开始反复利用“海马斯”火箭炮实施攻击,俄罗斯方面刚刚修好,就被乌军炸毁,导致它们一直无法正常通行。

但如今俄军后勤基础设施单方面挨炸、却没有对等报复的情况很可能将发生改变。

《自由媒体》网站称,乌克兰后勤供应的关键基础设施是跨越第聂伯河的桥梁。目前共有25座掌握在乌克兰手里,其中大多数是公路铁路两用桥。乌军主要通过铁路向前线运送北约提供的重型设备,由公路运送轻型车辆和步兵。由于俄军对燃料库的攻击,导致乌军前线部队面临严重的燃料短缺,因此乌军更依赖铁路而非公路运送武器和补给物资。报道认为,对这些第聂伯河上的桥梁实施打击,可以切断乌军的补给能力,减少前线乌军获得的重型装备。即便乌军建造浮桥,也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俄军护卫舰发射“口径”巡航导弹

从俄军拥有的装备分析,攻击河上的固定桥梁并非难事。想要彻底摧毁桥梁,可以仿效美国在越战的经验,使用战机投放大当量的精确制导炸弹摧毁桥墩;如果只是要破坏桥面的通行能力,既可以仿效乌军的做法,使用远程火箭炮将桥面炸漏或炸塌,也可以动用威力更大的战术弹道导弹或由战斗机投放炸弹。

但必须要强调的是,俄乌冲突新出现的这种将破坏对手关键基础设施的做法一旦成为常态,所有国家面临的国家安全风险都将上升,全球局势的紧张程度更将直线上升。

252次预览
141人已点赞
173人已收藏
知名博主
黄慧吉
林立强
杨芸智
最新回答(575+)

刘家隆

发表于1分钟前

回复 林哲茹 :  “现在除了四人间套房还没有被预订,其余的房型都已经被订完了。”北京昌平某私汤度假酒店的客服告诉记者,“每年元旦的时候,房间预订都比较火爆,提前一个月预订才比较保险。”


王翔顺

发表于6分钟前

回复 朱诗涵 :  上海数据交易所研究院院长、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黄丽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2014年三个数据交易平台、交易所(中关村数海大数据交易平台、北京大数据交易服务平台和香港大数据交易所)成立开始,国内数据交易所数量迅速增长,但是2017~2019年这3年比较冷清,先后几家数据交易所官宣后并未落地。


林晓薇

发表于5分钟前

回复 刘纯蕙 :  截至7月20日24时,夏河县新增无症状感染者36例,本轮疫情累计报告感染者165例。夏河县公布的信息显示,无症状感染者中有不少地址来自当地的村一级。


类型问题
魅色夫人2018
相关资讯
热度
584
点赞

友情链接: